• 光谷院区咨询电话

    027-87748001
  • 花园山院区咨询电话

    027-88929310
  • 凤凰门诊咨询电话

    027-88710029
  • 葛店院区咨询电话

    027-56929666
【湖北日报】透析机外的“肾”生不息
来源:未知作者:mtcf时间:2016-03-16点击: 7592次

走在肾脏病研究前沿的中医专家巴元明

图为:楚天名医大讲堂携手巴元明教授及团队走进省老年大学,为近200位听众普及中医治疗肾病知识并开展义诊。

领军人物名片

巴元明 湖北省中医院党委书记、主任医师、二级教授、博导,中华中医药学会名医学术研究会副主任委员、中华中医药学会亚健康分会常委、中华中医药学会肾病专业委员会常委,曾获评国家首批优秀中医临床人才、全国第二批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人等。担任《中国现代医生》杂志、《中国中医骨伤科杂志》、《湖北中医杂志》编委,在国家级、省级权威期刊上发表论文50余篇,主编论著12部。

 

引领领域

擅长运用中医及中西医结合治疗肾病,如各种原发性和继发性肾小球疾病、急慢性肾炎、肾衰竭、血尿、泌尿系感染、肾功能不全、蛋白尿等。巴元明以全国名老中医邵朝弟教授为研究对象,率领科研团队历时18载,建立了一个国家级名老中医临床经验、学术思想研究平台,创立了“肾病多虚、阴虚多见”理论,确定了国家中医临床研究基地重点病种补肾祛邪法的治疗法则,多次荣获湖北省人民政府科学技术进步奖。

 

师承邵朝弟,被“拽”进肾内领域

春节前,记者走进巴元明的办公室,立刻被一面“照片墙”吸引。

“这间办公室又叫邵朝弟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传承工作室,你们看,这就是邵老师!”采访从照片开始,巴元明指着恩师的照片,侃侃而谈。

邵朝弟教授是湖北省中医院肾内科学术带头人,潜心钻研中医学50余载。1984年,巴元明从湖北中医学院毕业后,分到省中医院大内科,邵朝弟已是知名肾病专家,任科室党支部书记。刚入行,巴元明主要从事脾胃临床治疗,若不是学生党员的身份,经常接触到支部书记邵朝弟,恐怕两人在学术上也会失之交臂。

学好中医,简单地说,莫过于“读经典、跟名师、多临床、有悟性”。其中,读经典是“解惑之钥”,跟名师是“启蒙之道”,多临床是“学以致用”,三者都能后天弥补,唯有“悟性”,生而俱之,不可强求。

在一次次的接触中,邵朝弟发现巴元明很有悟性,决定领他入门。“邵老师多次找我谈话,不断鼓励我,最终成就了这段师徒缘,把我从脾胃拽到肾内,从治疗后天不足转向治疗先天不足。”这份知遇之恩,让巴元明永生难忘。

1997年,国家人事部、卫生部、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确定邵朝弟教授为第二批“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”指导老师,巴元明正式拜师学艺。

接受过8年院校教育的巴元明跟着邵朝弟,自然学到不少书本中学不到的知识。比如,不少肾病患者伴随咳疾,一般中医都会添加黄芩。邵朝弟经过多年摸萦,发现有一种药材叫鱼腥草,不仅比黄芩好用,而且对身体没有伤害。“许多‘不传之秘’,都是邵老师从医几十年的经验,她都无条件地传授给我。”巴元明说,师徒很讲究缘分,一批批“师带徒”是需要检验的,检验方法就是老师和学生共同坐诊开方,开出的方子要有85%以上的相似度才能合格。

“瞧,这张照片是我成为全国首批优秀中医临床人才后,跟着名师学习期间的照片!”巴元明介绍,2003年,邵朝弟被确定为全国首批优秀中医临床人才指导老师,而他以优异成绩成为全国首批优秀中医临床人才。3年内,他接受了全国99位中医大家、名家授课,每堂课都认真做了笔记,笔记本至今保留。

指着一张合影照片,巴元明自豪地说:“这张是2010年成立邵朝弟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传承工作室时所拍!名医工作室是国家级的,全省总共有六家,我们是第一家,国家验收为优秀。”

 

历时18年,透析机外找生路

从事肾病的中医研究,其实是为肾寻找不同于透析的另一条生路。

从1997年巴元明拜师开始,他就踏上这条充满艰辛的道路,但却乐此不疲。

根据《素问阴阳应象大论》提到“年四十而阴气自半,起告衰矣”,认为肾病多虚,肾藏精,精属阴;肾主水,水属阴;肾应冬,冬属阴,可见肾病阴虚多见,治疗以滋补肾阴为主。2013年,《邵朝弟肾病临证经验实录》中,完整论述了“肾病多虚,阴虚多见”理论。在辩证施治上,邵朝弟、巴元明师徒攻补并施,尤为重视滋补阴精的治法,认为虽或有阴虚不显之候者,补阴可预防疾病伤阴的发展,补阴亦为补阳,乃“阴中求阳,阳中求阴”之理。清利湿热时加入滋阴之品,以免“热未清,先伤阴”。2015年,巴元明主持的“基于肾病多虚、阴虚多见理论治疗肾脏疾病的临床基础及应用”,荣获湖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。

2007年,湖北开始“国家中医临床研究基地”争创工作,巴元明作为中医临床研究技术专班负责人,带领研究团队,完成4册共约60万字的《中医临床研究基地建设项目申报书》。2008年12月,国家发改委、国家中管局公布:湖北省中医院为全国16个“国家中医临床研究基地建设单位”之一,成为国家“重点研究肝病的基地”。

然《灵枢经脉》云:“足少阴之脉……其直者,从肾上贯肝膈”,指出了肝肾的关系。巴元明说:“肝为乙木,肾为癸水,肾精肝血,一损俱损,一荣俱荣,休戚相关。”

名医传承工作室历时两年,经张伯礼院士为首的专家5次全国论证,最终确定了补肾祛邪法治疗慢性乙肝的临床研究方案。2010年,业务建设方案通过国家中管局批准,2012年通过WHO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中英文国际注册,临床研究经费共1539万元,在全国15家单位开展多中心、随机、对照、双盲临床研究。

在治疗肾病方面,巴元明主张“早发现,早治疗”,才能避免走上透析之路。

他讲了两个病例50多岁的老张,被诊断为痛风性肾病、慢性肾衰竭、尿毒症,入院时肌酐650μmoI/L、尿酸760μmoI/L、尿素氮14.2mmol/L。但老张拒绝透析,要求改吃中药。巴元明便开了一些护肾排毒中药让老张内服,又让他用“保肾巴布剂”进行穴位敷贴。两周后复查,病情大为好转。经过半年的保守治疗,肌酐一直维持在200μmoI/L以下。相比而言,仙桃有位患肾病综合症的20多岁小伙,并没有老张那么幸运。因为长期接受激素治疗,他得了肺结核,医生使用抗痨药,结果肺结核好了,但肾一下子就衰竭了,命也没有保住。“临床上,急性肾病治愈的比例占多数,慢性肾病治愈的比例占少数,但只要早发现、早治疗,不管哪种肾病都是可以得到有效控制的。”巴元明说。

 

炼药组方,研制40种“独门秘方”

在各大医院,有着一个鲜为人知的药剂江湖,一种名为“自制剂”的独门高手就隐身其中,成为众人追捧的“独门秘方”。

作为中医老大,省中医院也不例外。巴元明任组长,药事部、中药新药研发中心、中心室验室及肾病科、肝病科、针灸科、甲状腺科等12个临床科室为成员单位,其中国家级重点专科4个、省级重点专科8个,开始又一轮新的炼药组方。

这些院内制剂虽价格低廉,但大有来头。有的组方来源于经方,最长至今1700多年,有的则是经医院“黄药师”之手代代相传或横空出世,一旦出招,往往能让各种疑难杂症“非死即伤”。

全院共有“独门秘方”98种,其中近5年由巴元明牵头研制的就多达40种,在全国16家国家中医临床基地中排名第一。“简便廉验是院内制剂的特点,即简易、便捷、廉价、有效。”巴元明说。

溶石排石颗粒就是1/40。这是一个30多年的老方子,曾经叫排石冲剂,治疗肾结石。2003年,巴元明带的第一位硕士生宋俐,开始做排石冲剂治疗尿路结石的临床研究,后来被确定为优秀课题,由湖北省卫计委验收。2015年,巴元明的博士生曹秋实又发现,这种药不仅溶石,预防效果也不错,于是开始做防止复发的研究,刚刚递交了专利申请书。“最近,我们又发现肾结石里有积水,另一位硕士生正在做结石合并积水的课题。”巴元明说,中医是一个不断“发黄古义,融会新知”的过程,所以也要不断创新。

据悉,仅肾内科就有8种秘方。肾元颗粒是全院排名前十的院内制剂,健脾补肾,温阳泄浊,平衡阴阳,用于治疗脾肾阳虚,浊毒内停证,症见腰背酸痛,多尿或不禁,畏寒肢冷,面色苍白,下利清谷或五更泄泻,舌质淡胖,有齿痕等;首创敷贴治疗慢性肾脏疾病,研究剂型有传统膏剂、巴布剂、热熔膏,组方有保肾膏1号、2号、3号。“这些院内制剂耗时很长,做成大约需要17项研究。除此,还要做动物实验、药物实验等各种实验,处方的命名认证以及药学研究和药效学研究等等。”巴元明介绍,目前,这40种院内制剂全部获省食药监局批准。

 

来源:《湖北日报》2016年2月16日 第12版

 

分享: